四年累计亏损超20亿,上市首日即破发,新冠概念能否助迈威生物翻身?

四年累计亏损超20亿,上市首日即破发,新冠概念能否助迈威生物翻身?
1月18日,迈威(上海)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迈威生物”,688062)正式登陆科创板,发行价为34.80元/股。18日一开盘,迈威生物便跌破发行价,盘中跌幅超30%。截至18日收盘,迈威生物报24.5元,跌幅29.6%,总市值97.9亿元,缩水超42亿元。1月19日,迈威生物股价迎来反弹,截至19日收盘,股价上涨30.20%,但距离其发行价仍有距离。截至20日记者发稿,迈威生物报28.59元/股,跌幅10.38%。针对股价的波动及本次IPO等相关问题,《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迈威生物上海总部,其证券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目前不方便回答相关问题。四年累计亏损超20亿记者了解到,在认购阶段,迈威生物就曾遭遇大比例弃购。迈威生物公告显示,承销券商认购余股77.67万股,包销金额2703万元,包销比例达0.78%。也就是说,投资者中签弃购比例为0.78%,是今年上市新股中弃购率第三高的企业,仅次于翱捷科技的2.55%和中国移动的1.35%。公开资料显示,迈威生物是一家创新型生物制药企业,主营业务为治疗用生物制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具体包括人用治疗性单克隆抗体、双特异性/双功能抗体及ADC药物在内的抗体药物以及包括长效或特殊修饰的细胞因子类重组蛋白药物。根据招股说明书,2018-2021年上半年,迈威生物分别实现营收3737.57万元、2942.57万元、530.22万元和678.22万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2.38亿、-9.29亿和-6.44亿以及-3.40亿元,在不到4年的时间内累计亏损21.51亿元。与此同时,迈威生物的研发费用不断增加,2018-2020年,迈威生物研发费用分别达到1.69、3.63、5.81亿元,复合增速超85%。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2020年,迈威生物累计未弥补亏损分别为4.01亿元、13.28亿元、9.73亿元。迈威生物坦言,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公司预期将持续亏损,且累计未弥补亏损持续扩大。迈威生物2021三季报显示,2021年1-9月,公司主营收入1070.84万元,同比上升133.86%;归母净利润-5.15亿元,同比增加12.22%;扣非净利润-4.98亿元,同比增加4.21%。迈威生物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预计2021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390.28万元至1536.62万元,同时,随着研发投入的增加,预计公司2021年度仍处于亏损状态,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7.24亿元至-6.55亿元,亏损幅度与上年同期相近。在研产品涉及“新冠”概念产品方面,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目前拥有15个在研品种,其中已有3个品种提交上市申请。其中,最接近商业化的产品是9MW0113,预计该产品可于2022年第一季度获得上市许可。据了解,9MW0113为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分析预计,2025年,阿达木单抗的市场份额将达到139.62亿元。9MW0113预计为国内第五家获批的阿达木单抗生物类似药,预计2025年9MW0113的市场占有率约为4.5%-5.5%。销售收入将达到6.28-7.68亿元。在9MW0113商业化进展不顺利的情况下,即市场占有率为3.5%时,预计销售收入将不低于4.89亿元。记者注意到,在诸多在研产品中,迈威生物正在研制的新冠中和抗体9MW3311受到广泛关注。迈威生物表示,9MW3311 为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公共安全风险防控与应急技术装备”重点专项新冠肺炎应急支持项目,2021年6月,9MW3311再次获得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支持。目前,该药物已实现海外授权。但同时,迈威生物也强调,随着新冠疫情的发展,新冠病毒的变异,新冠疫苗的逐步普及,新冠疫情未来的发展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9MW3311为新冠中和抗体药物,其未来的商业化应用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公司未对其进行市场空间预计。新股破发或成常态记者注意到,包括迈威生物在内,2022年开年以来已有多只新股上市首日破发。根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1月18日,2022年挂牌上市新股合计18只,其中已有7只破发,破发率达39%,6只上市首日即破发。1月7日亚虹医药正式登陆科创板,上市首日开盘破发,成为2022年第一只破发新股,首日收盘跌幅超过23%。于1月14日上市的翱捷科技,作为2022年第一只百元股在科创板上市,首日跌幅最大。该股发行价164.54元,开盘首日报收109元,当日最大跌幅35.65%,创下了A股新股上市首日跌幅记录,截止收盘跌33.75%。按照164.54元的发行价,如果股民中一签500股需缴款8.2万元,以全日最低价计算,中一签最高亏损超2.93万元。北京南山投资创始人周运南向本报记者表示,注册制之下,以全面信息披露为核心,放开公开发行的询价和定价,企业定价权更大,企业出于多融资的目的,保荐机构出于多赚保荐费的考虑,取高价发行将是常态,那么破发也将如影随形地常态化。“面对破发的风险,投资者要一改之前的无脑式的盲打,根据企业基本面来判断发行价是否高估,评估破发概率大小,万不得已既使中签也可考虑放弃。”周运南如是说。金融系统业内人士武忠言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股票发行即将全面实行注册制的背景下,新股的供给增加、稀缺性有所下降,新股基本面的差异导致上市后涨幅出现二八分化,近来新股首日破发频现即是印证。在武忠言看来,闭眼盲目打新已成为“过去时”,新形势下打新有两个重点。一是打什么?二是怎么打?对于打新者而言,精选优选个股尤为重要。要关注公司尤其是高市盈率发行的公司是否具有持续成长能力,可以从公司所在行业的发展趋势、公司在行业中所占的地位、拥有的核心技术、经营模式等多角度分析。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